甘肃旅行社
   2019-11-08 18:13:22 1680

这篇文章是历史事件的独家原稿。未经授权严禁复制。

|唐代缓冲区系列敦煌(归义军)/不定期更新/赖郑铮(文章)|

归义军的历史只是传统历史书上的一些零星记载。我们现在能够了解归义军历史的原因是,20世纪初在敦煌莫高窟发现了人工封闭的藏经洞。通过梳理和解读保存在洞穴中的文献和图片,历代学者逐渐恢复了一些关于归义军历史的概貌。

藏经洞保存的最新文献是俄罗斯收藏ф32,“敦煌王曹谋和吉北县妻子樊氏2005年7月15日在咸平捐赠佛经题词”。这是归义军首领曹宗寿(辽国称敦煌王)和他的妻子范(珏名下冀北县的妻子)捐赠给莫高窟的经文。碑文将被用作纪念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年)七月十五日(Obon Festival)。佛经洞关闭的时间大约是此后不久。藏经洞关闭后归义军的历史现在还不能详细了解,因为没有保存下来的文件可以解释。

因此,起义军的覆灭过程和藏经洞的关闭原因是两个相互关联的谜,我们将在同一篇文章中讨论。

曹宗寿继位后,沙、瓜两州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维吾尔”倾向。事实上,早在吐蕃统治时期,维吾尔人就生活在沙州和瓜州。起义军成立后,该地区的维吾尔族仍被允许保留“宗族账户”的组织形式,不纳入县、村户籍管理。在张忠良回到叛军时期,这些维吾尔人的数量有限,几乎没有影响。归义军与西部和赣州的维吾尔人发生了几次大规模冲突,但没有证据表明沙州的维吾尔人有任何变化。

等到曹石回到叛军时,情况逐渐改变了。

首先,曹氏家族是粟特人的后裔。“中外差异”的概念相对薄弱,对维吾尔人的管理措施也更加宽松。

其次,曹石桂一军与西部和赣州的维吾尔人关系良好。它是开放的,甚至欢迎夏瓜和甘溪之间的回族和汉族的交流、通婚和移民。这也是曹石桂彝军与东西部维吾尔政权保持友好关系的重要基础之一。

第三,在曹石反叛统治后期,与维吾尔族通婚的“维吾尔人”与与和阗通婚的“和阗人”之间存在矛盾。曹宗寿是维吾尔族后裔,在赣州维吾尔族部队的支持下,发动政变杀害了与和田公主结婚的叔叔曹路演。为了消除和阗制度的影响,曹宗寿毫不犹豫地吸引了大量从赣州到沙州和瓜州的维吾尔人。

随着沙州维吾尔族人口的快速增长,沙州的社会习俗和文化特征已经成为“维吾尔族”。曹宗寿的儿子曹贤顺接替我们成为我们的特使时,沙州已经完全是维吾尔人了。在外人看来,沙洲和赣州有什么区别?他们不都是维吾尔人吗?说出来太愚蠢了。

北宋时期,欧阳修等人编撰了《五代新史》,并在《四夷附录》第74卷中将“沙洲”置于“吐蕃”和“回鹘”之间。可以看出,北宋时,沙州不属于中原政权的版图,而是像“吐蕃”、“回鹘”这样的“四夷”之一。在《宋史》(元代人根据宋代留下的资料编纂)中,沙洲被列入《外国传》。

廖更直接,简单地称叛军为“沙州维吾尔人”。《辽史圣宗纪》载有开泰三年(1014年)四月,“一海,沙州回纥人曹顺派使者进贡。”开泰九年(1020年)七月,“嘉荫派使者给沙州敦煌回纥王曹顺送衣服。”

这里的“曹顺”立即被任命为曹先顺,我们叛军的领袖。因为他避开了辽代皇帝耶律贤的禁忌,辽代文学称曹贤顺为“曹顺”。

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我们说沙州的“归义军”被唐朝和五代授予了军事称号。廖没有认出来。辽朝在北京还有一支“归义军”。因此,辽将曹植的归义军命名为“敦煌地区之王”,将沙瓜命名为“敦煌国家”。

曹先顺时代,辽甚至没有称之为“敦煌国”,只是称之为“沙州回鹘”。很可能就是在这个时期,辽国觉得带有中原文化色彩的“敦煌国”这个名称不再适合沙州的情况。最好称之为“沙洲维吾尔”,以反映维吾尔文化习俗在该地区盛行的现实。也就是说,在辽人眼里,沙州和赣州没有多大区别。反正他们都是维吾尔人,只有一个在赣州,一个在沙洲。

辽国称桂一军为“沙州回鹘”,曹先顺在很大程度上是故意这样做的。原因是辽朝历代皇帝都以蜀黍为皇后,蜀黍是维吾尔族的后裔。《辽士皇后传》载有:“太子秦春描写了法律家庭,忌讳平、小字月李铎。首先,维吾尔人想到了这一点。”曹先顺自称是维吾尔人,自称是维吾尔人。他试图讨好辽皇后,以加强与辽的友好关系。

另一方面,曹先顺与宋朝的关系相对较远。与辽史中频繁出现的曹贤顺进贡记录相比,宋史中没有曹贤顺进贡记录。《续兵总指南》中只记载了曹先顺的进贡:“曹先顺,起义军首领,在天圣元年九月向党进贡,感谢张大中、向福七年进贡。”曹先顺于1023年向宋朝致敬,这是宋仁宗天盛统治的第一年。目的是感谢宋真宗给我们的特使荆洁七年(1014年)。十年后曹先顺赢得了荆杰。可见,曹先顺对宋朝的态度非常敷衍了事,没有给予特别关注。这与曹先顺三天两头跑到辽国讨好和说实话形成鲜明对比。

曹先顺与宋朝的疏远部分是由于辽朝外交的需要。为了优先保证与辽国的关系,曹先顺不可能与宋朝走得太近。另一方面,曹贤顺领导的敦煌人民视自己为维吾尔人,不再向往中原文化。

如前所述,由于藏经洞关闭后文件丢失,我们无法再详细了解叛军是如何灭亡的。

目前,关于归义军最终存在的线索保存在《松石夏果传》中:“天盛六年(1028),(李德明)派袁浩进攻赣州并将其拔出。(天盛)八年(1030年),瓜州国王带着几千匹马在夏天骑马下山。......(游静)第二年(1035年),李元昊和秘书处的负责人派他的儿子苏努尔用25000人的部队进攻索斯。他被打败,稍微死去,苏努尔被关押。袁浩率领军队进攻猫城和牛城。不低于一月。此后,当这座城市开放时,这是一场大屠杀。他还袭击了青塘、阿纳尔、宗格和戴兴陵等城市。索思洛命令安子洛和以色列回到路上。元昊在海角日夜奋战了200多天。子罗战败,取了卦、沙、肃三个州。”

此外,《长编续军政书》中的“游王在宋仁宗三年(1036)”写道:“(李元昊)出兵攻打惠河,困住瓜、沙、苏三省及河西全境。”

根据以上记载,归义军的死亡与西夏李元昊密切相关。然而,具体过程取决于学者对上述史料的不同解释。

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归义军被西夏李元昊消灭了。

这是一种传统的观点,这种观点之所以广为人知,是因为日本作家荆尚敬的著名小说《敦煌》(1988年中日合拍,西田敏行等主演)采用了这种观点。)。

根据这种观点,在天盛六年(1028年),李元昊消灭了赣州的维吾尔人。天盛八年(1030年),曹贤顺的兄弟、瓜州王曹贤慧因与兄弟曹贤顺不和而逃跑,带领数千骑兵向西夏投降。游静二年(1035年),李元昊派兵攻打青海吐蕃首领索斯·罗。第二年(1036年),他占领了像茂牛城(现在青海省西宁市附近)这样的要塞。在曹先辉的带领下,李元昊乘胜攻下了瓜、沙、苏三州,起义军灭亡了。

第二种观点认为,归义军在沙州被维吾尔人摧毁。李元昊袭击了瓜州、沙州和苏州,袭击了维吾尔人。

根据这一观点,在天盛六年(1028年)赣州维吾尔人被李元昊消灭后,大量维吾尔人逃到了沙州敦煌市。维吾尔人的数量急剧增加,他们的权力飙升。天盛八年(1030年),沙州回纥领袖发动政变,杀死了我们的起义军领袖曹贤顺,夺取了沙州政权,起义军灭亡了。

曹贤顺死后,他的兄弟、瓜州王曹贤慧率领数千骑兵向西夏求救。景佑三年(1036年),李元昊趁胜索思洛之机,率领曹献辉的部队进攻河西。他在沙州打败了维吾尔人,占领了瓜、沙、苏三个都在河西的州。

无论如何理解,总之,统治敦煌近200年的反叛政权最迟在1036年后将不复存在。

需要补充的是,西夏占领沙州后,没能在沙州建立稳定的统治。

据《宋会尧,祎凡志》记载,李青第二年二月,沙州的汗·贝廷派米大使、张金玲副大使进贡。公元1042年,李青的第二年,自西夏攻占沙州以来已经过去了六年,但沙州仍有被称为“汗”的人。西夏从未授予外国人“汗”的称号。因此,一般推断这里的“沙州北庭汗”应该是维吾尔政权的领袖,他在沙州根深蒂固,但独立于西夏统治。

在《金氏太宗纪》中,也有记载:“冬至十月(天庭七年,1129年),沙州回鹘和霍腊三汗派使者进贡。”可以看出,沙州在辽朝失陷和晋朝崛起之前(叛军失陷后90多年),一直处于维吾尔汗的统治之下。

这可能是已故归义军维吾尔人留给敦煌的遗产之一。

归义军倒台后,敦煌先后被西夏、回鹘、蒙古等政权统治。由于这些政权不太重视历史的修改,关于归义军的历史文献保存得很少。当时,魏城以西的全能的归义军逐渐淡出了历史的记忆。后世只能从官方史书记载的寥寥数语中知道敦煌有这样一个半独立的政权,但对其细节知之甚少。

历史的沙尘暴在敦煌肆虐了800多年,到了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五月。问题是当时敦煌莫高窟负责守卫佛洞的是一个叫王鲁园的道士。在清理莫高窟第17窟(张艺超时代在河西都城当和尚的红边和尚功德石窟)时,王鲁园偶然发现,石窟走廊北墙的墙后是另一个人工封闭的暗窟。不知什么原因,当时的人们在这个黑暗的洞穴里把大量的文件和其他物品以单独的体积和包装堆积起来,然后关闭了这个黑暗的洞穴,在外墙上画了壁画,显然是在伪装和掩饰。直到800多年后,用于封闭的墙土才变松,导致壁画脱落,暗洞被王鲁园发现。因为保存在洞穴中的大多数书面文件都是佛经和相关的变体、歌词等。,这个洞穴被称为“佛经洞穴”。

王鲁园发现佛经洞和里面的大量文物后,立即向当时的敦煌县令王某报告,但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王知府只是命令王鲁园数完之后,把它留在现场。事实上,他敷衍了事,没有承担任何责任。

敦煌藏经洞的出现并没有引起摇摇欲坠的清政府的注意,而是吸引了许多知道这些货物的外国探险家。第一个来到敦煌的人是一个名叫a .斯坦的英国匈牙利人。他以各种方式接近鲁园,赢得了他的信任,并带走了一批文物。斯坦回国后发表了一些关于敦煌文献的初步研究,引起了更多探险者的兴趣。后来,法国人佩里奥特(P.P. Elliot)、日本人祖伊乔·塔奇巴纳(Zuicho Tachibana)和吉川·柯伊奇罗(Ji Chuan Koichiro)、俄罗斯人s.f .奥尔登堡和美国人l. warner也来到敦煌。

这些外国探险者利用中国政府的忽视和缺乏管理,各自从佛经洞穴中攫取了大量文物并运往海外,留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献和文物。现在当你看敦煌研究著作和论文的时候,你经常会看到一串奇怪的符号,在它们提到的敦煌文献的标题前面有字母和数字。事实上,它们是世界各地不同收藏机构发行的敦煌文献的编号,以便读者可以参考它们进行检索。例如,英国图书馆斯坦文件的第1284号,第1284号;第2133v页,法国国家图书馆佩利奥特文献2133号;ан566,即俄罗斯彼得堡东方研究所收集的566份敦煌文献。

虽然现存的敦煌文献分散在世界各地,但大部分已经公开。根据公共信息,现存的敦煌文献大多形成于归义军时代(848-1036)。除了佛经、变体和歌词,它们还包括官方文件、民间契约、私人信件、儒家经典、诗歌文章、医疗处方等。它们反映了我们的使者及其家人的活动以及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它们可以说是归义军时代敦煌社会的百科全书。除了汉语之外,敦煌文献的文字还包括维吾尔语、藏语、和阗语、索德语、契丹语等。这是当时敦煌多民族交流的真实写照。有些文件有政府机构、寺院的印章或官员、僧侣和平民的签名、花印和私人印章,这些都是原始档案的性质,具有极高的价值。

如前所述,根据佛经洞穴的最新文献,可以看到佛经洞穴在1002年后不久就关闭了。根据佩里奥特来到佛经洞时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出,洞内的文件被包裹成捆,整齐地打包在一起,这应该是当时人们有意为之。这让人不禁要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人们把这些无数的文件堆在这里,并把它们封起来?

至于藏经洞关闭的原因,事实上自从藏经洞被发现以来,一直是人们讨论的话题。无数学者为此绞尽脑汁,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这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综上所述,对于为什么佛经洞应该被人为关闭,大致有以下观点:

遗弃理论

这一理论最早是由斯坦提出的,他认为佛经洞是敦煌寺院中堆放废弃经文的地方。因为经文是神圣的,它们不能随意丢弃或销毁,而只能整齐而恭敬地堆放在一起。但是斯坦从直觉中推断出来,并没有解释原因。

日本学者藤原提出了一个假设,即可能是在唐宋之交,折纸印刷体取代了卷轴式手稿,导致大量佛经被遗弃,堆积在藏经洞中。

根据bd.7711,“大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他一些学者题写“请把这张纸放在佛经写的地方,以免冒犯。”据信敦煌寺院有一个存放废弃经书的特殊地方,即“古代经书之地”,经穴是“古代经书之地”之一。

然而,遗弃理论无法解释为什么除了佛经之外,佛经洞穴里还有官方文件、民间契约、甚至私人信件和其他与佛教无关的文件。你为什么要封闭佛经洞,把它封闭起来,还要在外面画壁画把它盖住?

(2)避难理论

避难理论分为三种,即避西夏、喀喇汗和末法的困难。

(1)为避免西夏的困难,佩利奥特首先提出。佩里奥特在佛经洞呆了很长时间。经过仔细的挑选和阅读,他发现虽然佛经洞里的文献是用多种语言写成的,但并不只有西夏文字。因此,他得出结论,佛经洞的关闭是在西夏军队占领敦煌之前。与此同时,佩里奥特还指出,藏经洞里的中国卷轴堆得似乎很整齐,但实际上它们并没有被整理和分类。不同类型的不相关文档也被堆叠甚至包装在一起,这应该是仓促完成的。敦煌人当时惊慌失措的最大原因是害怕西夏军队到达后遭到抢劫,所以他们把文件封存起来。

敦煌文献中确实没有西夏文献,藏经洞的关闭时间和西夏进攻敦煌的时间差不多,也不远了。因此,避开西夏的困境,获得众多研究者的支持,是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观点。

(2)为了避免喀喇汗王朝的困难,也有许多支持者。这是因为《宋会于阗》中有一条记载:“2004年2月8日(绍圣),一个使者被派去朝贡,他的护卫,被派去侍奉的罗湖都鲁迈(Luohudu Lumai),翻译成黑汉王子的话:“缅甸医药家族做到了,但没有效果。他们派军队进攻赣州、沙州和苏州。“朝廷很高兴朝廷已经命令随行的使节从朝廷辞职。如果他们能攻破这三座城市,他们会对他们更好。”

喀喇汗王朝,又称黑汗王朝,是在宋朝早期由突厥语国家在新疆和中亚建立的。大约在1004年,喀喇汗王朝信仰伊斯兰教,摧毁了信奉佛教的和田王国。据《宋会尧》记载,喀喇汗王朝也在宋朝的许可下派兵攻打沙、干、苏三州。因此,一些学者认为伊斯兰喀喇汗王朝对霍尔丹的杀戮和对沙州的攻击不可避免地会在敦煌人民,尤其是佛教信徒中引起巨大恐慌。为了防止喀喇汗王朝攻陷后佛经被摧毁,他们匆忙将它们收集到藏经洞。

回避喀喇汗王朝的困难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宋会尧记录了喀喇汗王朝在韶胜四年(1097)左右入侵敦煌。此时,自1030年或1036年公认的叛军灭亡以来,已经过去了60多年,现在似乎不是时候。如果认为藏经洞是在起义军倒台后关闭的,那么很难解释为什么藏经洞的文件直到最晚1002年左右以及从1002年到1097年喀喇汗王朝进攻的近一个世纪才保存在藏经洞里。

(3)很难说如何避免结局。佛教中有句谚语叫“最后的佛法”。据信释迦牟尼死后的一段时间内,佛法将会衰落。经过500年的佛法修行,就像1000年的佛法一样,它将进入最后一个佛法时期。在最后一个佛法时期的一万年后,佛法将被完全摧毁,弥勒菩萨将在佛法被摧毁后出现拯救世界,等等。在唐朝,有人计算出1052年是最后一部法律颁布的一年。因此,鉴于法律即将结束,一些地方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存佛经。例如,信奉佛教并非常尊重佛教的辽国,曾经建造了地宫和石刻佛经,“保存佛经以防灭绝”。归义军与辽国关系密切,受辽国末法思想的影响。因此,它采取行动把经文藏在佛经洞穴里。

然而,上述三种庇护理论很难解释一个问题:如果用藏经洞来封藏文件以避免痛苦,那么封藏的文件应该是相对珍贵和有一定价值的。然而,事实上,敦煌文献除了复制精美的佛经和官方文件外,还包含潦草或涂改的草稿、随意涂鸦的练习作品,甚至是沾有颜料、鸟粪和其他污渍的废纸(这些纸可能不是写字用纸,而是窗口纸或壁画用的手写纸),还有一些根本无法辨认的碎片。

为什么这些无用的手稿和废纸也被包装和储存?无论是为了避免西夏、喀喇汗或最后一部法律的困难,庇护理论都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3)支持理论

一些学者还推断,藏在藏经洞中的文件和资料是由回鹘晚期境内的归义军首领收集的,是基于归义军首领“三宝崇拜”的理念,佛经被捐赠给敦煌寺院集中供养。同时,根据“尊重和珍惜纸字”的传统,有些文件是无用的,但不能随意丢弃和销毁,所以它们与佛经一起保存。

然而,把佛经和废纸堆在一起,就很难理解崇拜和崇拜佛经的意思,说是支持,这是不可信的。此外,根据佛经洞的布局、封闭的方式和文件的堆放方式,没有迹象表明它具有支撑的性质。因此,支持理论只是一种假设,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学术界支持者很少。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对藏经洞关闭之谜的解释都是假设,没有直接的证据。学者们都是从敦煌文献的一个方面的特点出发来解释的,但是他们不能从其他方面进行论证,因此得出的结论很难令人信服。

也许,敦煌的魅力在于它永恒的神秘。

这是“唐朝敦煌军区(归义军)”系列的结尾。谢谢您的关注!

有一个小活动:在前几篇文章发表后,一些读者留言说他们想让我写一部关于叛军历史的小说。你不用说,我真的有想法写这样一部小说(至于我什么时候能写完,我不知道,嘻嘻)。这部小说是由高杨、二月河和其他作家以戏剧形式写的。重大事件是真实的,次要事件是虚构的。内容包括从张一超起义到叛军垮台的180年间,叛军在危险而艰难的内外环境中生存的斗争历史。我已经构思了几个主题,现在我想向读者和朋友征求意见。哪个更好?

A.敦煌秘史

B.反叛战争的历史

C.龙沙神剑之歌

你喜欢哪个话题?还是你有更好的建议?欢迎留言。

唐代军区系列敦煌(归义军)系列

收复敦煌的英雄张艺超为什么没有得到唐朝的信任(一)

收复敦煌的伟大英雄张艺超为什么没有得到唐朝的信任(下)

防火、防盗、防女婿——张艺超女婿索逊篡位之谜

不仅是女婿,还有表弟:张程锋推翻了李氏兄弟,成为了主人。

一个短暂的西汉金山国:白衣皇帝张程锋的死亡史

我成了父亲的父亲:曹一进袭击了赣州的维吾尔人

曹氏家族对归义军的统治:维吾尔族、和阗族,哪个是真爱?

参考

荣新疆:《归义军事史:唐宋敦煌历史考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

杨宝玉、吴李煜:《归义军政权与中央政府关系研究:聚焦进场与出场活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

冯培红:《敦煌叛军的回归》,甘肃教育出版社,2010年。

沙武田:《归义军时期敦煌石窟考古研究》,甘肃教育出版社,2017年。

范进士:《莫高窟历史记述》,江苏凤凰艺术出版社,2009年。

作者简介

赖郑铮,男,80后,男,刑事法官,法学博士。他原本喜欢读历史书,后来为道良选择了法律专业。事实上,法律和历史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既重视证据,又利用不完整和不完整的信息来恢复过去的真相。因此,当写文章时,人们常常觉得历史事件被视为未解决的案件。《功能刑法理论研究》、《毒品犯罪案件证据鉴定的理论与实践》等书的作者。目前的小目标是写一部历史小说。

目标

这些照片来自互联网。

我喜欢这篇文章/作者。我很感激这篇文章的结尾,并表示我的支持。

这个账号是网易新闻网易的“各有各的态度”签约账号

你知道什么新故事吗?当你知道的时候告诉我

湖北十一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 500彩票 1分钟极速赛车

上一篇:洁美科技:新募投项目的要产品为光学级BOPET膜和CPP保护 下一篇:忍不住晒晒新房,餐厅设卡座很实用,电视墙不做任何造型很机智

甘肃旅行社